公司新闻 News

成都欲重建皇城惹争议 历史学家:恢复不太现实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4-03-18 10:56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在线记者 颜雪)说起老皇城,成都人个个都亲切,点点滴滴都是回忆。说起老皇城的起源绕不开蜀王府,公元14世纪,明太祖封11子为蜀王,在成都城中心修建的蜀王府,方向为正南北,外绕“御河”,俗呼皇城。清代已改作贡院,即举行乡试、会试的考试地点。民国时期曾作学校、兵营等用,以后凋敝不堪,沦为贫民窟。一带繁华,湮灭殆尽。

  修建为“缩小版紫禁城”
  据《蜀祷杌》载:“武成元年(908年)王建即位,置府城为皇城。”公元14世纪,明太祖封11子朱椿为蜀王,在成都城中心修建的蜀王府,方向为正南北,外绕“御河”,俗呼皇城。朱元璋命大臣“营国五担山(原蜀汉皇宫所在地)之阳,砖城周围五里,高三丈九尺。城下蓄水为濠。外设萧墙,周围九里,高一丈五尺。”

  蜀王府坐北朝南。南边最远处为一座石砌照壁,照壁通体叱强金字,俗称红照壁,这同朱漆描金的器皿一样,是朱姓帝王享用的皇家礼仪。绕过照壁有一座高达的石牌坊,上书“忠孝贤良”四大字,是嘉靖15年(1536年),世宗皇帝朱厚熜为嘉奖第7世朱让栩而建。穿过牌坊是一条笔直的石铺甬道,道旁植有苍松翠柏,两旁各有民居二区,其间有四条东西向的街道分隔,这四条达到临甬道一端的街口,各竖牌坊一座,东南称“盖懋厥德”,东北称“永慎终誉”,西南为“江汉乾宗”,西北为“井参拱极”。

  甬道北端,东西两边各蹲着一座威武生动的巨大石狮,石狮外侧,各有一座汉白玉华表,石狮和华表都是王权体现,不可侵犯。石狮身后,一道河水自西北逶迤流来,在宫城萧墙前改为西东流向,成为宫城第一道护城河,即金水河,后世成为金河。嘉靖《四川总志?藩封?蜀府》载:“端礼门前外东西道有过门,南临金水河,并设三桥,桥洞各三。桥之南设石狮、石表柱各二。”

  蜀王府严格按照明代礼制建造,作为仅次于皇宫的亲王府邸,建筑格式、布局基本上仿照皇宫,蜀王府可以说是缩小版紫禁城。

  张献忠焚烧宫室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张献忠攻占成都,称大西皇帝。《锦里新编》中记载:“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京,蜀王府为皇宫,改承运门为承天门,承运殿为承天殿。以门外屋为朝房。”张献忠后移居城外中园(今华西坝),顺治三年(1646年)张献忠率大西军离开成都前,纵火焚烧成都宫室庐舍,夷平城垣垛堞,皇城和成都大城亦毁。


 清代改为贡院

  作家李劫人在《大波》中说:直到康熙十几年,四川省会由保宁迁还成都,才披荆斩棘,把这片荒场划出前面一部分,改为三年一考试的贡院,将就藩王府正殿殿基修成规模不小的至公堂;又将就前殿殿基修成一座颇为崇宏的明远楼。所以皇城坝街又称为贡院街。

  康熙间,将冀应熊知府所书直径丈余的“天开文运”四个大字制匾于皇城前门,正好与街中三架头形式、横刻“为国求贤”的牌坊(东边一道牌坊,正对东辕门,上刻“腾蛟”;西边牌坊,正对西辕门,上刻“起凤”)两相呼应。

  门北为明远楼,明远楼是皇城中的最主要建筑之一,为三重殿宇式的建筑,规模宏大,气势巍峨具有典型的明代建筑风格,修建颇精,楼窗皆装玻璃,极为明净,大殿堂内仍然保持着金碧辉煌气派,正厅中央石基上摆放着紫香擅木案几和官椅和屏封,雕工精细,神圣威严。楼北的致公堂,就建在蜀王府主殿承运殿的殿基之上,这是一座工坚料实的大殿,气象雄伟,堂前楼后的空地,皆铺以青砖,其间嵌以红彩天花,可谓富丽堂皇,是这次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大会的主集会之所。堂西为大厨房,其北为弥封所。堂北为清白堂,再北为严肃堂。最北为文昌宫,供奉“文曲星”文昌帝君塑像,宫内主神文昌帝君的两侧,立有“天聋”、“地哑”两位童子像。

  民国后,高等师范学校、成都大学、国立四川大学都曾选此作为校址。新中国成立后,拆除“为国求贤”牌坊,辟东西人民路,扩建人民广场,五一节、国庆节省市庆祝集会、游行、烟火晚会、联欢活动均在此举行。后在文化大革命中毁坏。

  历史学家:恢复老皇城不太现实

  记者联系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王东杰,对方简要阐述了老皇城的起源。“应该说老皇城早期是和后蜀王朝有关,一般是从明代蜀王府开始算,清代是贡院,到了民国变为很多单位机构。”

  “贡院后来改成各种教育机构,其中就包括成都高等师范学院。后来四川高等学校与四川高等师范学校合并成立国立成都高等师范学校,到了民国30年,国立成都大学、国立成都师范大学、公立四川大学,三所学校合并成立国立四川大学。”王东杰说。

  对于恢复重建老皇城的想法,王东杰不太乐观。“这个不太现实,此前被拆除已经被破坏一次了,非常可惜。现在恢复也是‘假古董’,专程‘拆掉的恢复’并没有必要,而这又是一次破坏。”王东杰说。对于老皇城的历史资料,“我不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查得到,在档案馆、地方志中应该有记录。”


上一篇:调查:过半成都父母家庭教育方式不一致
下一篇:蓉城限高杆卡住救护车消防车 或成生命救援的拦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