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成都的哥捡到一块表 “吓”得满城找失主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4-03-26 11:59

 成都商报记者 桑田 摄影报道   的哥袁师傅在自己车上捡到一块金灿灿的手表,对照着英文名称上网一查,竟然价值近20万。袁师傅顿时没了瞌睡,花费了大半天时间寻找失主;另一边,从温州来成都的失主卢先生,也在焦急寻找这块手表,他多方联系,最终通过调取酒店监控视频,查到了自己乘坐的出租车号牌……昨日下午,两人终于在位于梁家巷的出租车公司物归原主。

  为小人物的诚信叫好
  一位是跑夜车的的哥袁师傅,本该交接班后白天好好补一觉;一位是来成都谈生意的卢先生,本该谈完生意后在酒店好好睡一觉。

  因为一块表,两个人都没睡好。

  这块表,专卖店报价19万4千元,失主说价值21万元。知道这个新闻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这个表到底值不值这么多?是不是假的?”

  无论表是否值19万还是21万还是街边200元就能买到,袁师傅却没有怀疑过,在他心中,这是一块把他吓得睡不着的“天价表”,需要一个普通的的哥师傅不吃不喝4年才能攒下这些钱。既知表的价格,却没动邪念。袁师傅说:“不管东西值多少钱,别人的就是别人的,我肯定会想办法找到失主”,这简单一句,让关心表价的我们显得苍白。

  墨子曰,信者,诚也。这座城市,正因为一个个像袁师傅这样的诚信者,愈加充满魅力。

  这边,

  失主没睡好觉

  满城找的哥

  今年26岁的卢先生是浙江温州人,他此行从杭州出发来成都谈生意。因为遗失一块手表,他打了20多个电话,一宿没合眼。他告诉记者,这一夜,他是这么被折腾的———

  24日午夜

  手表不见了

  调监控查到出租车号牌

  这趟经停长沙的航班延误了3个多小时。(24日)当晚10点50分,才在成都双流机场上出租车。我上的是一辆捷达出租车,准备去酒店与朋友碰头。

  在出租车上,和朋友打了不少电话,说的都是自己的家乡话。到酒店后,并没有开房入住———因为朋友早已在酒店等候。

  和朋友谈完事情后已是午夜,我正打算休息。洗澡时,才发现手上的表不见了。手表不见踪迹,自己很着急。我连忙跟朋友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忙想办法。随后,我找到酒店,按照下车时间调取了酒店门口的监控视频,获得了所乘坐出租车的号牌。之后,我又拨打了110报案。由于时间已晚,民警做完记录后,提供了一些出租车公司的电话。


25日早上7点

  一夜都没睡好

  打了不下20个电话

  此时,时间已接近凌晨2点。我焦急得难以入睡,打了不下20个电话。由于乘坐的航班从杭州经停长沙到成都,以为掉在飞机上或机场,我给三个机场打了电话,但一时都没有回音。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或许是时间不凑巧,也都音信全无。

  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好。辗转反侧后,已是早上7点。我又开始拨打出租车公司的电话,但一直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直到上午9点过,在打车时从另一名的哥处得知了交委热线96515。向该热线提供了车牌号,获得了让我激动不已的信息———这辆车被确定属于蓉城出租汽车公司。

  上午10点过

  出租车公司确定了驾驶员

  的哥可能在补休

  10点钟左右,我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之后,出租车公司表示驾驶员是夜班,可能仍在休息,他们帮忙问明情况之后马上联系我。我联系上的是总公司,随后几经辗转,下午2点半,袁师傅所属的分公司打来电话告诉我,联系上驾驶员袁师傅了———此时,袁师傅也刚刚离开酒店,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失主找到了。  

  温州来谈生意的卢先生,本该在酒店谈完生意后好好睡一觉。为了找表,他几乎一夜没睡,给机场、给110、给出租车公司,打了不下20个电话。

  ●掏出来一看,是一块满是洋文的手表

  ●对标示出来的价格数了又数,一时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19万4千元!简直吓了一跳!

  ●在家里根本睡不着,这么贵的东西,闭上眼睛都怕丢了。

  这边,

  的哥没补成觉

  满城找失主

  在成都已经开了9年出租车的袁师傅,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昨日给成都商报记者回忆被一块手表烦恼的一个白天。而平常,他这个时间都在家里补觉,以便夜间能平安地跑出租———


 25日早上6点过

  车里捡到一块手表

  网上查价格:19万4千元!

  昨天早晨6点过,我下了夜班,准备洗干净车回家休息。正准备清点这一晚的收入时,一个硬币意外掉到了车内地板上。

  俯身拾捡,却意外在副驾驶座与车身的缝隙中发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物件。掏出来一看,是一块满是洋文的手表。应该是乘客意外掉落的。而且,这块表一侧的表带已经脱落。

  早上8点过,我和搭档交了班,回到家中,上网查了一下这块表的价值。按照手表上的英文字母搜索了一下。“世界最知名的高级奢华腕表品牌之一”,这句关于表的文字介绍就让我吓了一跳。

  随后,我又找到看似一块一模一样的表,对标示出来的价格数了又数,一时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19万4千元!

  简直吓了一跳!我赶紧给公司打了电话汇报,然后打了你们成都商报的热线,希望能帮我找到失主。

  在家里根本睡不着,这么贵的东西,闭上眼睛都怕丢了。

  上午9点过

  网上发布寻失主信息

  有人来问,但不是那小伙

  上午9点多,我带着拾到的手表来到了所属成都市蓉城出租汽车公司服务三分公司,上交给公司由专人保管。随后该公司在“成都出租车网”上刊登出一则失物招领信息。很快,有人打来电话认领,但结果令人失望,他是前几天丢的表,不是一回事。

  10点过,我又用手机发了一条失物招领的微博,还配上了手表的照片,同时准备出门自己寻找失主。回忆前晚所搭载的乘客,其中一位年轻男乘客让我觉得很可能是失主。其他乘客都挺平常,这个小伙子是从双流机场上车,下车的地方是天府立交边上一家五星级酒店。

  我记得,这位年轻乘客下车时,恰好有其他乘客上车,匆忙之间,小伙子还不慎将手中的零钞撒落,很可能同时把手表掉在了车上。11时许,我赶到小伙子下车的那家酒店。将情况告知酒店后,酒店方按照年轻乘客可能的入住时间———3月24日11时左右,进行了查询。

  已经中午了

  出门继续找失主

  在酒店大堂再等等看

  “这个时间段有两名顾客入住,而符合35岁以下男性的只有一人。”听到这消息时很兴奋,似乎已经找到失主。但好几通电话过去,对方却并未接听电话。

  随后,又传来一个消息。酒店住客中有人丢了表。可仔细询问,这位失主丢失手表的品牌和时间还是对不上号。

  还是没能找到失主,此时时间已过中午,正是住客退房的时间。我决定,干脆在酒店大堂里再等等,看是否可能恰好碰上失主。一个小伙子和昨晚那位身材相貌都很像,穿着打扮也非常接近,都戴着眼镜,连衣服颜色都一样,但上前一问,还是不对。

  上夜班的的哥袁师傅,本该早上8点过交接班后,白天好好补一觉,可因为捡了这块网上报价近20万的表,他几乎一日没睡。


物归原主

  “妈妈给我的礼物,幸好找到了”

  “师傅,我终于找到你了。”卢先生说,这是他在拨通的哥袁师傅的电话后说的第一句话。而对袁师傅来说,他同样费尽心思寻找卢先生,这下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找到你我也放心了!”他在电话里说。

  昨日下午4时许,卢先生赶到位于梁家巷的出租车公司,袁师傅早已等候在门口,此时两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在公司办公室。袁师傅和卢先生详细核对了手表和其他一些信息,最终确定卢先生就是表主人。“其实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具体样貌,好像还戴眼镜,但他现在没有戴。”袁师傅说。“眼镜我放在包里了。”卢先生连忙掏出眼镜戴上,笑着说道。

  昨日在出租车公司见面时,袁师傅正向卢先生确认信息,袁师傅说,这块表我在网上查了下价格,吓了我一跳哦!你这块表值多少钱?卢先生回答:“21万。”卢先生介绍,这块表“是妈妈给我的礼物,很有意义,能找到真是太幸运了。”

  卢先生还说,这块表确实价值不菲,刚戴了两个多月。自己一度以为难以找回手表,能最终联系上的哥袁师傅,让他觉得仿佛做梦一般。


上一篇:米歇尔成都分享求学经历 与学生一起打太极拳
下一篇:员工“自救”两年 成都老瘾客总店还是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