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成都市民感慨低价药越来越难买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4-04-17 10:08

 一项对全国12个城市42家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抽样调查显示,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有500多种,短缺的已高达342种

  成都市民毛云云的母亲兰女士是位甲亢患者,长期服用他巴唑。去年夏天,毛云云连续两天跑了市区十来家药店都没有找到这种药
  八部委发文

 

  低价药取消最高零售限价

  国家卫计委等八部委前日联合发文,宣布建立我国常用低价药生产及供应保障机制,避免出现低价药“中标死”,廉价基本药物短缺,患者无药可用或只能选择高价药的困境。

  这份由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研究通过的《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中,明确“取消最高零售限价,制定我国常用低价药的日均费用标准,让低价药生产企业能够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自主制定或调整零售价格,保障合理利润”。

  日均费用标准是指患者每天规范服用某种药品的平均花费。“比如说片剂一天三次、一次两片,一天就是六片。按照政府确定的最小包装零售价格折合每片药的价格,比如每片两毛钱,一天六片就是1.2元”,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宋大才介绍,低价药的日均费用标准目前还在与相关部门研究测算中,有望在今年上半年确定后向社会公布。各地根据日均费用标准,确定本省(区、市)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

  在此基础上,对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的药品试点国家定点生产、统一定价。目前,治疗甲亢的甲巯咪唑等七种短缺低价药纳入首批定点生产试点品种,拟于6月底前启动生产工作。此外,国家卫计委、国家食药总局等部门还将开展短缺药品动态监测;工信部牵头,在中央和地方两级,建立短缺药品的政府储备,防患于未然。


有患者发问

 

  廉价药会不会价格暴涨,买不起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5名长期用药的患者,他们均表示,很欣慰国家出台规定调控药品市场。但也有两名患者提出“廉价药会不会价格暴涨,贵得买不起呢?”

  市民毛云云的母亲兰女士是位甲亢患者,长期服用他巴唑(甲巯咪唑的俗名)。去年夏天,毛云云连续两天跑了市区十来家药店都没有找到这种药。通过朋友的关系,在一位自称有药品渠道的大姐处以20元一瓶的价格终于购到5瓶他巴唑。为防止母亲日后断药,毛云云连续两天带母亲前往二医院,挂号两次,一共开了4瓶药。

  “很多小时候的常用药现在确实不常见了。”市民王思雨就发现金霉素眼药膏、氯霉素滴眼液等等都很难再见到,“那时候家里长期都备着这些药的,便宜又好用,很多药才卖几毛钱”。忘记了从何时起,王思雨的家中再没有这些药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些进口药和高价药。

  药商不愿生产、医院不愿开,这些都可能是近年来很多低价良药逐渐消失的原因。但在成都市三医院药剂科主任黄心一看来,使用低价药患者也需要转变观念。“有时候你开很便宜的药,患者转身就甩了。”他说,现在很多患者的心理比较奇怪,坚持认为贵的就是好的,对于便宜的药反而持怀疑态度。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分别致电四川科伦药业、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成都康弘药业集团等多家四川大型药企后发现,其中多家药企并未生产上述临床常用的低价经典老药。“这些药都不在我们的生产目录内。”康弘药业执行副总裁李强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现有低价经典老药在产的科伦药业也表示,这类药只占生产中很小比例。四川科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思川认为,由于在药品招标过程中价格压缩,其价低利微,致使厂家不愿生产,商家没有了销售的积极性,不愿意为这类附加值不高的药品投入更多力量。刘思川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四川尚未出台相关的廉价短缺药品目录,因此科伦药业主要是根据今年云南省出台的短缺目录进行个别短缺药品生产,目录中包括柴胡注射液、青霉素。


上一篇:成都上百手机号被注册 回应称wifi可录手机号
下一篇:成都今日听证拟给“电马儿”上牌